焦点关注 > 正文

返乡聚亲情 带着爱再出发

来源:厦门晚报发布于:2018-05-04 16:32

  本报讯(记者 王东城 通讯员 林舒婕)散文、诗歌……湖里的职工们用文字写下回家路上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感。“回乡团圆是为了记住自己的根,也是为了更好地出发,让亲情的血液更畅通,接好亲情的力!”正如获奖者所说的,返回故乡凝聚亲情,带着爱又回到奋斗的新家园——厦门,满怀豪情再启程。

  据介绍,此次湖里区总工会和厦门市群众文化学会联合举办的第四届“回家的路”主题征文大赛,得到了广大职工的热烈响应,共征集到佳作117篇。经专家评委会审读评选,以主题立意新颖、内容表现深刻、构思巧妙合理、语言优美流畅、感情真挚动人等为标准,最终评出一等奖10名、二等奖25名、三等奖42名。

  湖里区总工会负责人说,希望获奖者继续努力,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展现湖里职工丰富的精神世界、良好的职业素养,为把湖里建设成厦门现代化中心城区而努力,争当新时代楷模。

  【荣誉榜】

  一等奖

  我回厦门过年

  叶玉珍(厦门维也那全屋定制)

  以前,现在

  陆  诗(厦门汀克斯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三生三世 千米回家路

  郑灵湄(湖里区教师进修学校第二附属小学)

  提前回家

  卓丽金(厦门SM商业城有限公司)

  家门口的桥

  韩红霞(厦门天赋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回家,心得到栖息

  吴小斌(金山街道金林社区莲山头路88号)

  回家的路

  张梅金(厦门鑫珍悦贸易有限公司)

  一路歌声

  吴灿生(厦门市金山小学)

  回家的路

  邓淑汝(厦门外国语学校附属小学)

  亲情接力

  黄闰儿(厦门市海沧区天湖城小区)

  (二三等奖获奖情况可以关注“湖里区总工会”微信号搜索查看)

  【作品选登】

  三生三世 千米回家路

  ■郑灵湄

  在美丽鹭岛的东南方海面上,罗列着嶝岛群岛。在1958年的“八·二三”炮战后,它们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英雄三岛”的称号。其中最大的大嶝岛,就是生我养我的故乡。这里离大金门岛仅有1800米,拥有东南沿海最纯净的海域,素有“天然氧吧”的美称,时常有白鹭翩翩起舞。

  大嶝岛离翔安半岛仅931米,现在的大嶝岛风光绮丽、道路通达。很多观光客不知道的是,在上世纪80年代以前,岛上居民出入主要靠小舢板,而且一天中只能利用涨潮摆渡一两趟。后来,交通部门为大嶝造了一条小渡轮,但居民出入仍受潮水限制。小时候听祖父说过,有胆大心细的讨海人趁着退潮,踩着裸露出来的滩涂过海到对岸去讨生活。

  1992年,国家拨款修建了海堤和一座小型闸道桥,同时布设电缆和自来水管道。一年后,大嶝岛由海岛变为半岛,不管是岛上的居民还是外面的人都能开车自由出入了。那时,我还在牙牙学语,还不懂这一条“黄金通道”对于“大嶝郎”有多重要。长大后外出求学,每当公交车车轮碾过闸道桥铁皮面发出“咯噔”声时,我知道我离开了温暖的家,而回来时再次听到这个声响,心里总是暖暖的。

  由于海峡间海水较浅,流速缓慢,海堤建设后加重淤积,自然生态环境日益恶化。为保留一方净土,提升大嶝岛居民的生活水平,大嶝破堤改桥工程于2005年12月30日圆满完工。大嶝大桥起于大嶝海堤西南150米处,跨海止于大嶝岛。随着大嶝大桥的开通,大嶝岛终于和大陆连接在一起了,每次回家时在桥头看到“英雄三岛欢迎您”的拱门,心里总是格外温暖。

  2005年,厦门着手开辟东通道。第五条进出岛公路通道——翔安隧道,连接起了厦门本岛和翔安。随着翔安新城区的大力开发,大嶝岛也日渐被重视:新机场选址在大嶝岛,机场高速路项目开始施工……

  为服务新机场以及解决“堵城”问题,厦门开始修地铁。其中厦门地铁3号线起于本岛厦门火车站,止于翔安机场,而厦门地铁4号线则从嵩屿码头直达翔安机场。服务翔安机场的快速通道不仅有地铁,还有南港特大桥,大桥建成后可实现从翔安新店片区沿翔安机场快速路一路直行跨海,最终到达翔安机场。

  以后回家的路可不只一座大嶝大桥啦,还有南港特大桥、地铁,甚至可以乘坐飞机!从小舢板到大嶝海堤,从大嶝海堤到大嶝大桥,从大嶝大桥到地铁、机场,这条不足千米的过海回家路的“三生三世”中,可以看出厦门人的眼光和智慧,感受到党和国家政策的温暖,让经历过硝烟的嶝岛群岛熠熠生辉!

  一路歌声

  ■吴灿生

  回家的路还是那条路,但是季节不同,时辰不同,一路的风景就会呈现不同的景色:有时旭日东升,朝霞满天,有时夕阳西下,晚霞碧辉;有时风雨交加,雨雾茫茫;有时晴空万里,极目楚天;有时一片葱绿,绿意盎然;有时落叶纷飞,秋意浓浓……这些景致,常让我想起与家乡有关的歌曲,找到后载入装在车上的U盘里,于是每次回家的路上,总会有优美的旋律伴随着我,一路乡情,一路美景,一路歌声。

  记得好几次初夏,在回家的路上,看到晴朗的天上白云片片,就会想起费翔的《故乡的云》:“天边飘过故乡的云,它不停地向我召唤,当身边的微风轻轻吹起,有个声音在对我呼唤,归来吧 归来哟,浪迹天涯的游子,归来吧 归来哟,别再四处漂泊。”此情此景让我深刻领悟歌曲的意境。

  回家的路上,有时会看到田埂上有人牵着牛在放牧。牧牛人悠然自得的样子,让我想起张明敏的歌曲《走在乡间的小路上》:“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暮归的老牛是我同伴,蓝天配朵夕阳在胸膛,缤纷的云彩是晚霞的衣裳。”回家的路是一幅田园画,回家的路是一首田园歌,景如画,画如歌。

  现在农村烧柴做饭的人已经很少了,但在回家的路上偶尔还会看到远处田地上燃烧稻草或残余农作物升起的白烟,袅袅上升,仿佛小时候家家户户屋顶上的炊烟。这不是邓丽君的《又见炊烟》吗?“又见炊烟升起,暮色罩大地。想问阵阵炊烟,要去哪里?夕阳有诗情,黄昏有画意。诗情画意,虽然美丽,我心中只有你。”是的,我心中只有你——家乡的炊烟。

  每次端午节,回老家的一路上,就在回味节日的佳肴,特别是母亲包的粽子,那绝对是小时候的味道啊!这时最想听庞龙的那首《家的味道》:“家的味道是妈妈亲手做的菜肴,香气飘散我那儿时的路,粗茶淡饭伴我长大,让我更能懂得生活的艰辛,家的味道是爸爸爱喝的小烧,一口一口喝下心底的愁,岁月的年晕晕白了你的发,蹒跚了曾经坚实的步伐,家的味道是妈妈编织的毛衣,针针线线连着儿女的暖,一双巧手缝缝补补,织出我一条人生路”。

  “回家的路,数一数一年三百六十五,数一数日子有哪些胜负?又有哪些满足?回家吧幸福,幸福能抱一抱父母,说一说羞涩开口的倾诉,灯火就在不远阑珊处……”刘德华的这首《回家的路》,乡愁无限。

  回家路上的风景无限,回家路上的歌声无限。

  亲情接力

  ■黄闰儿

  自来到鹭岛后,我便频繁地奔波在返乡和回厦的路上。火车站于我是个快乐出发的地方,我一次次带着雀跃的心情登上动车,望着车窗外永远看不够的风景。走近故乡时的云朵轻快地向我呼唤,而离开故乡时的云朵却撩拨着我不舍的心。

  记得梁实秋说过:你走,我不送你。你来,无论多大风多大雨,我要去接你。火车站不断上演着迎接和送别,迎接时绽放笑容,或挽手或拥抱,送别最是百感交集,目送对方背影远去轻轻挥手。

  每逢此刻,总会想起多年前的春节,回乡时和堂妹们相聚欢天喜地,假期快要结束时彼此都依依不舍,而爷爷一番意味深长的话拨开了我们心头的云雾:“小年轻们,今天的离别是为了明天更好的相聚,所以不用伤感。”

  鸡年腊月廿九,坐在回乡动车上的我又想起最后一次见到爷爷的音容笑貌……

  那日卧床打着点滴的爷爷望见我,虚弱地嚅动着嘴:你回来了。我没有问病情,宛若无事一般讲起了厦门“赵小姐的店”的故事,给爷爷看了我拍的店里的照片,告诉他那瓶换了一茬又一茬的百合花总是盛开着,店里飘荡着上世纪30年代的经典老歌。

  年轻时曾在厦大读书的爷爷很高兴,忍不住哼了一句:“把赵小姐的馅饼让我尝一口。”哈,果然是老小孩,我只能安慰他等身体好了再尝。爷爷又提起厦门的肉粽个大馅多,手心朝上做了个抓拳头的动作,意思有那么大,回味般地啧啧称赞。

  望着爷爷苍老消瘦的身影,我冲动地萌生了离开厦门回乡工作照顾爷爷的想法。没想到爷爷一眼就看出了我的心思,毫不犹豫地说:“厦门是经济特区,正飞速发展,好多人都想去,哪有再回来的道理?迈开了这一步,就得安心在厦门扎根。”

  突然车厢里一阵躁动,有人开始涌向车厢门口,随着列车员响亮熟悉的“即将到站”,我的记忆闸门霎时关上。刚出站口,堂妹已在等候。这么多年来堂妹、叔叔们开车轮流迎接送别已是约定俗成了,每次望见他们的身影,总仿佛望见爷爷的身影,也只有奔波于离乡和返厦的路上,才深刻体会到亲情的代代接力。

  回家先踏入爷爷住过的屋子,轻喊一句:爷爷,我回来了!没有爷爷的春节,叔叔们接过爷爷生前的爱,全家团圆,第一次出发去祖籍地江口寻根。

  江口历来以侨乡闻名,英俊的曾祖父从江口出发,漂洋过海到南洋经营轮胎生意,孤单地客死他乡。我常在发黄的相片中一次次端详曾祖父光辉岁月的风采,浓眉大眼,笔挺的白西装,镶着金边的眼镜。也曾一次次听爷爷讲述曾祖父在南洋经商中年受挫破产的落寞,言语中也透露出自己未能去新加坡祭拜父亲的遗憾。

  侨乡的建筑,有浓厚的南洋与本土人文气息。早春里,我们在一处古民居门口驻足,金黄色的炮仗花如瀑布般爬满了长长的围墙。主人闻声邀我们进去参观,刚一踏入便有香气扑鼻,宽敞的院子里奇花异草,柏树参天。抬头观望是传统七间厢三层硬山式屋顶建筑,取名“模远楼”,第三层楼上走廊顶端则挂着一块红色匾牌,上面镶着醒目的金色“远东汽车公司”,原是纪念先辈早年在南洋从事汽车配件而开设的公司。主人告诉我们,这座楼是上世纪70年代末六兄弟共同建造的,如今第三代大多在马来西亚定居,也像我一样常奔波在返乡和出发的路上。

  徘徊村落,异地回乡的车辆川流不息,不由感叹:回乡团圆是为了记住自己的根,也是为了更好地出发,让亲情的血液更畅通,接好亲情的力!

  2018年春节我们有了共同的心愿:一齐出发去新加坡祭拜曾祖父!

  以前,现在

  ■陆诗

  以前,回家是一种奢望,

  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地方,

  小巷弯弯且又长,

  万水千山路漫漫;

  现在,回家是一种渴望,

  是近在咫尺的念想,

  大道条条通罗马,

  高铁高速回家忙。

  以前,乡愁可以酿成一杯浓酒,

  只能在无人的夜就着眼泪,

  狠狠咽下;

  现在,烈酒散发芬芳,

  对着明月欢聚一堂,

  随时品尝;

  以前,看尽花开花落,

  看不到回家的路;

  现在,说走就走,

  回家春播秋收。

  以前,隔着电话,诉说思念,

  说不完的哀愁;

  现在,电话之后,说走就走,

  想念不如相见。

  以前,绿皮火车汽笛轰鸣,

  大包小包,无处落脚;

  现在,洁白动车风中飞驰,

  音乐佳肴,舒适安逸。

  以前,万水千万,山路十八弯,

  火车、公交、汽车

  一路腰酸背痛,疲惫不堪;

  现在,万水千山,一日千里,

  动车,汽车,小车

  一路时光飞逝,神清气爽。

  以前,奋斗一年,

  囊中羞涩,孤身一人;

  现在,事业有成,

  孝顺父母,拖家带口。

  以前,下车以后,

  尘土飞扬,荒草萋萋;

  现在,下车以后,

  康庄大道,园林绿化。

  以前,村头路边,

  爸爸腰杆笔直,

  笑容满面,

  一声吆喝,行李扛上肩头;

  现在,村头路边,

  爸爸两鬓斑白,

  笑容依旧,

  一声吆喝,外孙爬上肩头。

  以前,土楼炊烟,

  鸡鸭伴着犬吠,

  小巷弯弯,泥墙灰瓦;

  现在,洋房排排,

  公园伴着汽车,

  阡陌纵横,四季花开。

  以前,遥望房屋,

  妈妈一声吆喝,回音缭绕;

  现在,遥望房屋,

  妈妈一声吆喝,沧桑低沉。

  以前,回家之后,

  帮助外婆整理佛经;

  道一声阿弥陀佛,

  现在,回家之后,

  给外婆添一杯酒水,

  道一声往生极乐。

  从以前到现在,

  沧海桑田,世事变迁,

  不变是乡愁;

  从以前到现在,

  越走越好,和谐社会,

  不变是年味;

  从以前到现在,

  时光匆匆,双亲已老,

  不变是温暖;

  从以前到现在,

  万水千山,一路向北,

  不变是那回家的路!

  (因版面有限,文章有删改)

厦门网版权所有